創客生活

看到這篇創作者的永恆恐懼:《巴頓芬克》(Barton Fink,1991),不得不提筆說明最近熱門的 Maker 運動、 Hacker 文化,乃至於個人統稱為創客。

「我的工作是去探索……在這個領域沒有準則,探索可能是痛苦的。多數人一點都不了解這種痛苦。」——巴頓芬克

不只文學藝術創作有此焦慮,軟體撰寫、創業發想等等創作行為都會不斷撞牆、不斷憂愁。唯有跟自己不停對話,跟別人不停對話,才能盡量跳脫這無限循環。而 Makerspace、Hackerspace (之後統稱創客空間),則是提供創作的養分,就像藝術沙龍、巴黎左岸一樣,與他人分享,透過不同領域交流,避免同質性過高的老鼠籠思維。 Taipei Hackerspace 個人以軟體工程師,以使用者和顧客的角度,欣賞並參與 OpenlabTaipei Hackerspace 活動,因為這兩空間的主持人都堅持不收費,讓參加者沒有任何壓力,就像是去家中廚房一樣。支持這兩個空間永續經營的最大原因是,是希望這樣玩樂的地方可以一直延續到自己小孩長大,因為學校教育不可能帶來這樣的快樂和效果,所以為了自己的興趣和下一代的創客教育,無限期支持這兩個創客空間永續發展。 Openlab 鋁罐燈 回歸現實面,很多人想從中找到商機或販售商品,誤解 Maker 或創客真正的精神,我從來不認為 Maker 這塊會賺什麼錢,它只是一種生活方式,只是生活的一部份,真正會賺的是透過人跟人相互合作所創造出來的有形無形產物,透過網路散佈口耳相傳,自然就會有商業活動找上門。當然如何拿捏商業與非商業也考驗空間主持人的智慧。期許這兩位主持人能堅持下去,引領帶動一個多元組成和跨界合作的創客生活。